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346 天前,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缘起

命理学在我眼中曾经是神秘的、甚至荒谬的,而王德峰说命理学是一门庸俗的学问。经过最近的学习,我发现确实如此。而我要说的是其何以为一门学问,或言之科学。

命理学有没有可能成立?

西方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万物的根源是数,后来,不管是西方的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以数学作为基础,真理似乎就是以数学公式的方式呈现事物之间的关系。

而《三命通会》开篇就论证了“理数合一,天人一理”,至于能不能懂那就“神而明之存乎其人”了。以此观之,命理学就是一门以阴阳五行学说为理论基础,以术数(数学的方式)推测人世的一门学问,即东方哲学思想下的一门社会科学。而这门科学是否能够成立,我认为取决于

  1. 学科理论前提在哲学上是否成立?
  2. 有没有实践基础?

实践基础无疑是有的,在中国,命理学的实践基础堪比医学,到了明代命理学概念深入人心,以至于几乎家家都有一本《三命通会》。

而命理学的理论前提,我认为是“理数合一,天人一理”,能否成立呢?

要探讨这个问题,首先要打破绝对唯物的思想桎梏。
人是一客体,物是一客体,人的认识如何切中物的本质?康德回答了这个问题,给出了不可知论,也就是说人无法认识自在的、与人不发生任何关系的物。因其不与人发生任何关系,于人而言,其并不存在。于是,我们实际上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之中:由人(过去的和现在的)的全部生命实践,包括所有感官感受&感性认识、思想意识、物质和精神生产活动以及这些活动之间的互相作用,构建起来并形成的世界中,而非我们以为的自然界中。因此,世界是人的世界,有人才有[[世界]],人才谈得上认识世界。

而这与中国古代的“天人合一”思想不谋而合,《三命通会》里说:“人立而天从之,人感而天应之,即天象立名分野之义,天人合一之道也”。
人立而天从之,这句话最为精要。我认为卦象、天干地支和阴阳五行是经过先贤的创立,已经变成道的一部分了,这个道就是中华民族的生存方式。因此,根据卦象、天干地支和阴阳五行推测人世兴衰、世人吉凶祸福是完全可能的。而四象八卦天干地支和阴阳五行皆可以术数来表示,术数就是一种运算方式。算命就是以出生年月日时、性别为输入,进行运算,得出贫富、穷通、六亲、性情、寿夭、疾病、运势等方面的预测,并提出职业选择、地理方位、婚配等方面的建议。因此,王德峰说命理学是一门庸俗的学问。但是我认为,这是由于命理学并未成熟的缘故。

PS: 对照西方哲学的休谟问题和尼采的名言可能更容易理解“人立而天从之”。

“科学从事物中发现的东西只是预先塞进去的,塞进去叫艺术和宗教,拿出来叫科学”。

就是说,科学发现的因果关系是古人跟事物打交道之后总结出来的,古人将它们放在了语言文字之中。

不成熟的命理学

为什么说命理学还不成熟呢?主要是因为:

  1. 命理学的发展是不完全的,多灾多难,很多成果淹没在历史之中。

    • 子平术成型于宋,发展于明,中间隔了元,后面来了清。据说曾有算国运的方法,现已失传,相当可惜。
    • 理论家与实践者的沟通交流有限,无法相互印证。士族研究命理的往往不会大量实践,真正一生实践的算命先生未必形成系统的理论并著书立说。即使有,作为算命先生的安身立命之技,大多敝帚自珍,密不示人,比如《穷通宝鉴》。这也无可指摘,只是可惜了。
    • 清末以来,西方文明入侵,所毁不知凡几,不仅限于物质上。
  2. 社会环境的变迁导致部分理论不再适用,比如对女命的推算有部分明显是基于旧社会男尊女卑的社会基础,放在当下未必适用。
  3. 算命要考虑出生地的五行,于是带来几个问题:

    1. 算命和风水的关系,或者说出生时间和地点的关系,如何在命理学中统一起来,使推测结果更准确。出生地的五行是基于五方的泛泛而谈呢,还是与具体地点的风水有关?
    2. 算命考虑出生地,是基于出生这一事件,还是基于其成长、生活而言呢?
  4. 各派理论,莫衷一是, 对于一个八字可以有好几种解释

命理学的意义

孔子说,不知命无以为君子。如果命理学大行天下,人人知命,是否就能安之若命,坦然的生活,像颜回一样,一箪食一瓢饮而不改其乐呢?或者像王阳明期待的那样,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引车买浆者流,每个人都能够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,做一个大写的人?

对命理学未来的展望

西方科学之所以超越东方,根本原因在于[[西方科学源自资本主义生产关系]]。而命理学若想发展,一方面离不开国学的复兴,另一方面必然要借助资本主义的力量。并且,由于其理论基础在于“数理合一”,完全可以设计出算命程序,如果有足够的数据来源,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手段,加上一些社会参与,就可以对命理学理论进行快速验证,并推陈出新。但是,我感觉这是一条邪路啊。很难想象资本掌握成熟的命理学之后会发生什么。
PS:现在已经有算命的网站,我在上面算了下自己的八字,感觉还挺准。

除此之外,我认为

  1. 完整的命理学应包含风水学
  2. 完全成熟的命理学应该包含在全球范围内适用,包括全球各地的节气、季节划分以及风水。而只有基于中国本土的成熟的命理学体系,才有可能将其扩充开去。
  3. 不管能否找回古代算国运的方法,一旦命理学发展起来,算国运的方法必然产生。往大了叫天地运(球运、地球运都不好),往小了叫地方运。西方科学也在往这个方向发展,比如预测地震、火山爆发、气候变化等等,但是我觉着以命理学的方式把地球的脉可能更准一些。西方过度的学科专门化和高度的抽象思维已经成为发展的桎梏,因为其无法见到事物的全貌和丰富的多样性,只留下抽象的“事实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