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43 天前,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疫情是一场生命的历练。

从现世安稳之中陡然被抛到疫情的中心,心中很难不起波澜。

解封日期一次次推迟,食物越来越难买,其它生活物资也开始短缺,一些急重症病人得不到救治,甚至面临药物中断。

一系列的问题加剧了人们紧张的情绪,而紧张的情绪又反过来造成了紧张的局面。于是,什么东西都要靠抢,恨不得找到所有能抢到东西的渠道,于是加了一个个团购群,终于有零星的斩获,却依然不能完全缓解朝不保夕之感。

情绪要宣泄,矛盾要转移,于是各种纷争开始出现,暗中少不了一些人的推波助澜和别有用心的引导。而撕裂的社会现实之下,腐烂的基层组织又怎么可能有所作为呢?

城市中一个个被孤立起来的个人、家庭,产生利己主义思想不是必然的吗?如果说通过乡建推进农村集体化可以把农民团结起来的话,那么城市呢?将以何种形式来形成集体,工会、企业还是居委会?
我相信集体化是通往更好的社会的必由之路。人们通过集体化组成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生活的命运共同体,过一种集体的生活,会比一个个孤立的个人更有力量,更有生命力,更有创造力,也更加温暖和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