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朝话》是梁漱溟先生的一本谈话集,从1937年问世到如今已经再版了11次。
我最初在微信读书上看到这本书,也听了一段时间,感觉很不错,但听完之后还是意犹未尽,就网购了一本,细细地读。读的也是断断续续,有疫情封闭的原因,但更多还是因为书本身是一段一段的谈话,每段谈话讲不同的问题,很多涉及到人生的大问题,常常启发我的思考,使我的思绪长久地停留其中。
书中大部分都是在谈人生、谈做人,但并非在讲道理,只是在平实的分享着自己的生命经验和感悟,以期能够对听者有所助益。话语是如此的平实,很直观,我感受到了其中的坦诚,想起了《坛经》中说的“平直即弥陀”。

世人以学者看待我,非我所愿接受。如其看我是自有其思想的人,而且是一生总本着自己的思想识见而积极行动的人,那便最好不过了。 ——梁簌溟,1976

因上海疫情而被封闭那段日子,我虽然有很多空闲,却没怎么看正经书,部分是因为情绪上的烦躁和懈怠,但是现在想来,根本上还是我感觉看书、学习已没多大意思。因为我没能够按照心底的意思去行动,看得再多的书又有何益。如果只是图一乐,脱离了实际的运用,学习的乐趣远比不上看小说、刷视频、玩游戏。最近我又渐渐地恢复了,起初是不自觉的。而现在,我终于感受到,明白自己的心意并随之去行动是多么的快乐。真希望以后能一直保持,“念念见性,常行平直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