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资本论》不是经济学著作,马克思也不是经济学家。 —— 王德峰

自然地,剩余价值理论也不是经济学理论。《资本论》的副标题叫政治经济学批判,当时的经济学就叫政治经济学,现在被叫做古典经济学。《资本论》反而变成了“政治经济学”。

学经济学的一般都对剩余价值理论嗤之以鼻,这是很正常的。因为剩余价值理论不是经济学理论,而是对经济学的基础——等价交换原则——的颠覆。劳动力市场上进行的雇佣劳动,根本不是等价交换。因为劳动创造价值,所以没有什么价值能够与劳动等价。就像没有金子能够与生金蛋的母鸡等价一样。金子能够购买生金蛋的母鸡,不过是因为卖者不得不卖。工人出卖自己的劳动,不过是因为他们不出卖自己就活不下去。在劳动力价值=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的前提下,剩余价值不过是劳动者创造出来的财富扣除养活自己所需的那部分。这部分从古至今都存在,区别只是占有者不同。所以劳动是剩余价值的源泉。

工资作为劳动力价值的体现,在供需的影响下波动,极端的情况下赤裸的暴露出雇佣劳动的本质。电影《1942》中,饥荒时以招工的名义,几斤白面就可以买到一个女人。这也是所谓的“等价交换”,本质就是剥削阶级占有生产资料,使一部分人沦为无产阶级,必须为他们服务才能维持生存。在繁荣时期,这种剥削是温和的、甚至是温情脉脉,于是就有了中产阶级的迷梦。一旦社会进入危机时期,吃人的本质就暴露出来。资本家往海里倒牛奶跟粮食在土豪的粮仓里发霉没什么本质的区别。危机对于剥削阶级来说正是侵吞生产资料的好机会。土地的兼并在饥荒时最为剧烈,公司的兼并在经济危机时最为集中,大量房产也是在金融危机时被收归银行。同时,危机也是革命的温床,因为危机让人民感到切肤之痛,危机中暴露出了社会制度的残酷本质让更多的人觉醒。而当下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危机,先觉者们已经在行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