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之后,很受触动。

受害者的失语

家境优越的女主年幼时被拐,卖给了一个打死过老婆的男人,被禁止说话,以致成了哑巴。如果她不会写字,承受的所有苦难都无法言说。在那个年代,不会写字的女性不在少数。

那么,建国前乃至更早以前呢?不识字的人们靠什么表达自己的遭遇呢?悠久的岁月中埋葬了多少往事?胜利者书写的历史起码会留些笔墨给失败者,以彰显自己的功勋,但是那些无法发声的群体却湮没在时光里,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
法律对受害者自救和复仇的限制

犯罪者为了掩盖罪行,绝不吝啬使用暴力。而受害者在自救或者复仇时却因法律成本而束手束脚。法律的存在反倒束缚了受害者。如果没有法律,被买卖、强奸的妇女虽然处于弱势,但只有千日做贼的,没有千日防贼的,时间久了总能找到机会反杀。

强弱是相对的,强弱之势也是可以转换的。如果法律能对弱者的自救与复仇宽容一些,我想匹夫之怒定能让所谓的“强者”对人心怀有更多的敬畏。人在做,天在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