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事情的后果不是在当下呈现的,而是在或长或短的未来逐渐显露。比如今天干了点重活,隔天才感觉酸痛。这种简单直接的因果关系,很容易察觉,也形成相应的认知和对当下行为的指导,由果而求因,畏果而避因。由对因果的认知,形成当下的趋避。但是更隐蔽的因果关系却很难察觉,所以很多人行事就无所顾忌,聪明人权衡当下的利弊,更聪明的权衡长期的利弊,但这种权衡都是从自身的利害出发的,往往忽视了对环境的影响。忘记了自身也在环境之中,对环境的影响终究会影响到自身,这就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。因此,对因果由广泛深刻认知的人,行事往往慎之又慎,也许这就是菩萨畏因的由来。

从另一个角度讲,当下现状的根源不可能从现在的表象中获取答案,而要在过去追溯。事物又非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的,或者说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整体。因此我们观察事物、现象时,不仅仅要看到事物本身,还要看到其宏观所属的整体、关联的各个部分以及其微观构成,更要观察事物的历史成因,从时空两个维度去扩展我们的视野。从时间上,洞察过去,进而通晓未来。从空间上,远以观其全貌,入其内以观其结构组成。如此观照,则物无不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