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起

2021年初我研究股票的时候关注了盛京剑客,他是温老师的粉丝,有一次他分享了温铁军老师解读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的视频,一个多小时。我看完之后,又找来更多温老师的视频,然后是国仁系列丛书、全球大学堂、国仁乡建。

波折

随着我对股票、金融方面理解的深入,到2021下半年,我感觉为金融业提供IT技术服务的工作毫无意义而选择了辞职。期间,我试着找互联网行业远程工作的机会,结果失败。准备改行当老师,然而中途放弃(在考教资的过程中,我发现领导劝的对,教师工作不那么美好,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不得不教一些我根本不想学的垃圾内容)。然后我就真香了,回到熟悉的领域,很自然地选择去甲方,也就是直接去金融公司搬砖。结果很顺利的进了一家基金公司,福利待遇都不错,优点是事少且稳定,缺点是在上海。然而我已预感到呆不久,因为新工作并没有解决我为何离职的问题,而只是把它搁置了。于是它就成了过渡。在过渡的日子里,零碎的空闲中,我一段一段的琢磨道德经,整段的时间里,我看各种各样的书,听各色老师的课,参悟了心学。到了上海封城前夕,我看到国仁乡建发布的学员计划,动念参加,却百般纠结。那个机会本身并不合适,却让我无可回避地直面了一个问题:如果我不去做乡建,一直在上海混日子,那我学这些东西又有何用?于是,上海封城期间,我窝在房里,整日地看网文、玩游戏,在空虚中消磨着时间。然而,随着上海解封,我又逐渐回到之前的节奏。不久后的7月份,我看到了爱故乡书吧管培生的招募公告,就报了名。

再出发

通过了爱故乡的两位老师的面试之后,我提了离职。8月12号,我办完离职手续,13号从上海出发,下午抵达汉中留坝,加入了爱故乡团队。

这对我是一个新的开始,或者说再出发。我卸下一直以来的积累,变成一个学生,开始做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。

如今两个月一晃而过,我基本都在留坝县火烧店镇,参与了村歌计划和村庄调研,走访了7个村庄几十户人家,虽然做了一点事情,却又仿佛什么也没做。发现了一些问题,却束手无策。我感到无力,现实和理想中间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,那些好的想法、政策、方案、计划悬在空中时美轮美奂,一旦落地,不是摔得稀碎,就是变了模样。但是,我想这里有很多我自身的问题。考虑问题过于宏大、过于理想化,以至于做事时,着眼点不在事情本身,而在于背后那个理想化的目标。一旦当下之事无助于目标的实现,挫败感油然而生。殊不知,有些事情本身就是目的。就像村歌计划创作出的《最美火烧店》,即使最终没能火起来,对于所有参与者而言都是一段独一无二的经历。我忍不住想起佛爷坝村支书龙梅说的:“从来没有人问过我,你以前是干啥的,有没有一段难忘的故事,没有人问过”。我们正在做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却是别人从未做过的事,至少对于这几个村子、这些村民来说是如此。不管是别人从未做过,还是我从未做过的事,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尝试、一种探索、一种创造、一种实践,除此之外,不必有额外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