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308 天前,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很薄的一本书,200页多一点,我断断续续读了半年才读完,有诸多感触。

1.人何以为人,在于劳动的教化。人在劳动中塑造了精神。反观我,小时候还能感受到劳动的乐趣,成长的过程中却愈加懒惰,终于到最近,觉着做啥都没劲儿,不过是打发时间。就像是我只是行尸走肉般的活着,而不是在生活。而当我终于拿起锅碗瓢盆,认真的不厌其烦的甚至是奢侈的伺候自己的吃喝时,我才真切的感受到生活的乐趣,不再计较于所谓时间的浪费、效率的低下,才终于稍稍摆脱了自我物化,不再把自己当成赚钱的工具,时时刻刻准备提升自己去赚更多的钱,或者充分休息而准备接着上班。

2.西方哲学以世界起源学说为起点,进入研究存在的本体论领域,一直发展到近代哲学的巅峰:黑格尔的历史哲学,才真正暴露其弊端。存在(being)作为一个概念被理性构建起来并研究着,而being只是被研究的客体,以至于hunman being也变成了研究的客体,扩展到生物学、心理学、社会学等等科学领域,尤其是资本主义经济学的兴起,人被彻底的异化为商品(人力资源),人与人之间,人与物之间的关系也被异化为利益、占有与消费的关系。问题的根源在于人的存在是先于理性的,如何能纯粹用理性的范畴、概念去理解存在呢?

3.马克思的现象学解构是剥离各种范畴、概念还原事务本来面目的一种方法,比如经济学中资本雇佣劳动这一现象的基础范畴是资本、工资、商品(活劳动),其基本原则是等价交换,最核心的则是价值(交换价值)。而剥离经济学的范畴之后,真相就是生产资料在行使对活劳动的支配权,本质是人的生命时间被物所支配。而进一步发展到现在,人的休息时间也被消费所支配,人在现代社会中要么在生产、要么在消费。

4.哲学的历史性。心外无物,心外无事,心外无理,事、物、理都从心中来。心又从哪里来?从文明中来,从历史中来!货币、商品、书籍、报刊、计算机等等世间万物(包括概念和实在)不是文明诞生时就有的,而是在文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;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不是从文明开始的时候就有的,而是文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。事、物、理在文明的历史中产生和发展,也在文明的发展中衰落乃至消亡。而文明本身也在产生和发展、衰落甚至消亡。心是文明的承载,如莫那识之于阿赖耶识,其天然使命即是其本身的延续,即是文明的传承。此即为: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