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阁

明心阁

自明诚,自诚明

填坑

今天翻了下前面的博客,发现之前挖了几个坑,但现在回头看,问题都很清晰,没必要分别展开,简单说明即可。1.大盘指数不断纳入新股,又无常态化退市机制,导致指数计算公式中的除数只增不减,相当于烧水的同...

读《传习录》

年初我就买了《传习录》,结果越读越糊涂,很多东西不明白,读起来昏昏欲睡,就放下来。结果一放就是大半年,直到前些日子读《道德经》偶有所得,才想起《传习录》来。一读,果然通透了。从萧惠问己私难克读到...

夜半梦语

昨天看到哈尔滨疫情扫出来的一串长长的公主名单,最小的只有十六七岁,当时不太舒服。刚刚睡到半梦半醒之际,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当下之中国有多少J女?她们难道都是天性淫荡到自甘下贱吗?她们的父母将她们...

命理学之我见

缘起命理学在我眼中曾经是神秘的、甚至荒谬的,而王德峰说命理学是一门庸俗的学问。经过最近的学习,我发现确实如此。而我要说的是其何以为一门学问,或言之科学。命理学有没有可能成立?西方毕达哥拉斯学派认...

重读《道德经》的感悟,并第十六章翻译

缘起隔了半年多之后,我又看了王德峰教授关于道德经的讲座,其中有句话点醒了我,“道德经短短五千言,包罗万象,你懂几句就了不得了,还想全懂?”。是啊,之前我读《道德经》,越到后面不懂的越多,最后就放...